“迟到了,只能明年再来了,又得浪费一年的时间。”

当我不慌不忙地从中山大学的绿茵地中间穿过,准备进入考场时,旁边的保安阿伯对我这个陌生的学子也发出了这样满怀遗憾的感慨。

不出所料,我迟到得太久,考场已经围起了警戒线,不再允许考生进入了。我是故意迟到的,我早就放弃了读研,只不过为了不辜负我交的考研费用,我得稍做些努力,比如装装样子地奔赴考场,结果却因为迟到而未能入场考试,那么就是客观原因迫使我放弃读研这条道路了——不是我胆怯,也不是我无能,只是客观原因。我这样想着,心里空落落,而又脚步沉重地离开了美丽的中山大学的校园。那是 2014 年。

我大学时读的是应用物理学专业。我在高中时期就立志要研读数学或者物理学;当时的我认为学习数学只需用到纸和笔,这完全可以自学,而物理学需要实验设备,不能完全自学,因此就将志愿填了应用物理学。在大学里虚度过一些光阴之后,我将自己的智商、经历与历史上伟大的物理学家们的对比了一下,认识到自己不可能有非常大的成就,但是我认为自己已经无法与物理学分开了,我觉得按部就班地考研、读研,毕业后在某个研究所谋一个职也是非常好的,至少我可以继续研究物理学。

然而越临近大学毕业,我的想法越显得幼稚而不可能。我的家庭太穷了,我离异的父母已经各自负担了我四年的读大学的费用,我怎会好意思让他们再辛苦 5、6 年?我也没有信心能拿到奖学金,就算能拿到,那点奖金也是不够的。我的同学们,优秀的纷纷保研成功,去往北大、清华,更优秀的去了英国深造。对比之下,我的自信心已经所剩无几,虽然我是高傲的——刚上大学那会儿,我认为我已经逃离了应试教育,所以只是随心所欲地读自己感兴趣的书,听课常常心不在焉,也从不复习以应对期末考试,也因此错失了保研的机会。

夹杂着失落、愧疚、自卑的心绪,在 2014 年的夏天,在学校规定的毕业生能留宿的最后一天,几乎是被赶走地,我推着行李离开了破旧的华南理工大学的校园,在广州的某个城中村住下了,带着一丝迷茫和一丝憧憬,准备成为一个独立的、拥有经济收入的人。

道路却不是那么平坦。


与我合租的,是我高中时期一个玩得较好的同学,嘉爷。他从茂名某所大学毕业后来到广州找工作。

在那个闷热的 7 月,我们每天奔波于广州的街头,却常常无功而返。确实,我也不知道我所学的物理学能对经济生活有何帮助。我们甚至想过到 7-Eleven 打工,或者到工厂里打工。有一次,我去星巴克里求职,一个店员小姐姐让我把姓名和联系方式留下,说会稍后通知我去面试,然而最终我没接到任何电话。

我唯一得到的一份工作是黄金期货交易员。职位听起来高大上,实际上主管让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假扮为离异少妇,去各个婚恋网站拉人傻钱多的客户。另外,这份工作的试用期是没有底薪的。我渐渐感觉出了这是一个坑,所以只上了一天班我就没去了。

当我们的钱都花光之后,我在支付宝借呗里借了一笔钱再撑了一段时间。现在回过头去看,那是我之后深陷网贷泥淖的肇始。

最终,我们没找到任何合适的工作,就打包回老家了。

东江两畔秀丽的景色、和煦的风抚慰了我在广州经受的挫折。故乡的慢节奏使我变得懒散,我在想,如果能在老家找一份安逸但是没什么钱的工作,对我来说已是最好的选择。然而最终,我因一通陌生的电话,又独自一人去了深圳。


在后来无数次的面试中,当被问到我是如何从一个物理学专业毕业生转变为一个游戏程序员时,我总会撒一个小慌,说,我是自学编程的。其实,我是在一家培训机构里学了点编程知识之后才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的。我讨厌造假!但是为了找到工作,我不得不那么做,因为我震惊地发现,培训班出身的程序员会被歧视!

在那通陌生的电话中,他们把我的前程描绘得充满希望,让我完全猜不到后面会遇到的情况。他们说:培训半年,半年后百分百保证能找到工作;百分百保证薪资能有 5k 以上,如果不能,学费全额退回;学费两万,入学时只需交一部分的钱,等到找到工作后,剩下的学费再按月还清。

我上网搜了一下那家培训机构的信息,有说坑的,也有给好评的。让我最好奇的是,他们是怎么百分百保证学员能找到工作并且保证薪资在 5k 以上的。天真的我猜测,他们肯定是与许多公司签订了协议:他们负责培训,而这些企业负责接收毕业的学员。也就是说,这些企业将培训小白的工作外包给了这家机构,这样就能以较低的成本得到入职即能上手的合格员工了。未曾有过工作经验的我就是如此天真!但是,这个脑洞也驱使我入了这个坑。当我入坑之后,我才发现,他们确实有协议,不过不是跟我们的目标企业,而是跟一家金融公司——宜信

为什么这家培训机构可以接受让学员毕业后再补缴大部分学费呢?他们怎能承受学员违约的风险?原来风险被转移给了宜信。在我们入学一段时间后,我们被引导与宜信签了一份贷款协议,贷到的额数当然就是我们的学费的额数,这笔钱全部给了这家培训机构,而我们在毕业后要按月偿还这笔贷款给宜信。宜信是一家正儿八经的金融公司,如果我们违约,是要计入个人征信的。这样,利息和风险其实就是我们这些学员自己在背负了。至于这家培训机构,一旦能拉到学员入坑,基本就高枕无忧了。几年以后,这个套路被蛋壳公寓在我身上又施展了一次。

虽然如此,这家培训机构倒也教会了我们一些编程知识。

前半段学期,我们学习 C 和 C++。我在大一时学过 C,觉得它的语法很简单,完全没想到要写好 C 其实并不简单;大二时上过数据结构的课,完全没兴趣,还逃过许多节课,期末考试挂了。我当时的心思全在物理学,对计算机全然不感兴趣。我接触计算机的时间也很晚,在大二时,我爸才给我买了我人生中拥有的第一台计算机——一台联想笔记本。这家培训机构给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原来 Windows 之外还有 Linux 系统;有很多好玩的命令:lsfindgrep

后半段学期,同一届的学员被分成两批:一批学习嵌入式,一批学习 Cocos2d-x。我选的是 Cocos2d-x,理由是:(1)老师说通常游戏程序员的工资会比学嵌入式的高;(2)学习 Cocos2d-x 的学员每人配发一台 MacBook;我当时还没见过 MacBook,当然想体验一下。当年正是 Cocos2d-x 大火的时候。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老师教我们的东西其实网上应该也有很多资料。概念性的知识,官方文档就有;最后教我们写的捕鱼游戏,网上与之相关的教程和代码也是烂大街的。可惜,当时的我是完全的小白。

这家培训机构位于深圳西丽的某个工业园内,周围几乎都是工厂,我们和工人们住在同一栋宿舍楼里。与读大学时一样,我内向的性格使我交不到任何朋友。使我倍感孤寂的一次是,因为喝了当地便利店买的一罐过期奶茶而拉了一天的肚子。当我从洗手间里步履蹒跚地走出来时,整个人都虚脱了,眼前一片煞白。我靠在床架子旁边,想要撑过一阵眩晕……等我醒来时,我已经躺在地上了,不知道昏睡了多久。

我挣扎着爬到了床上,看着空荡荡的宿舍,想到我爸此刻住在一个更加窄小残破的出租屋里,我不知道我何时才能住进属于自己的宽阔的房子里,安置四散的家人。就在不久之前,我和她并排坐在一辆公交车里,东拉西扯地攀谈着;聊到未来的结婚对象,她的第一个要求是家境要好,我当时隐隐觉得我跟她已没有未来,但我没有马上放弃。几个月后,因为我的鲁莽,我们终究没能好好分别。

这段苦闷的日子终于在 2015 年 3 月份结束了。我在深圳市南山区蛇口网谷找到了一份工作,月薪 4000,低于培训机构所宣传的最低标准,不过这完全是我咎由自取;因为连续数次的面试都以失败告终,失去自信的我降低了自己的薪资要求,以期尽快获得收入,无论多少。


下一篇:《结束五年的程序员生涯》未完待续……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