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星期天,清晨 6 点钟就被闹钟叫醒,只睡了不到 3 个小时,在昏昏沉沉中收拾好背包就出发了。从福永坐出租车再换乘地铁,7 点半到了深大北门对面天桥底下的集合点,等待着大巴车的到来。8 点过几分,终于上了大巴车。车往清远方向驶去,而我靠着椅背,缓缓睡去。

清远是深圳周边一个热门旅游城市,可玩的项目很多,漂流是最出名的一个。清远也是深圳企业组织团建时常去的一个地方,我之前已经去过 3 次了。照理说,我应该不会对清远、对漂流再感到新鲜;也确实如此,只是在家自由工作两个多月以来,略感烦闷,而且天气炎热,此时去玩玩清凉的山泉水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考虑到时间和花销,就在携程上报了一个清远一日游的团。

之前去的都是黄腾峡,分两段:从中游开始的“猛士漂”和从上游开始的“勇士漂”(要加钱);此次,果断选择去古龙峡,全程漂,不用加钱。

其实漂流也就刚开始那几处急流稍显刺激,漂至中段以后,对河道的套路已经适应,便不再感到有趣;而且这回因为我没睡好觉,颠簸几次之后竟有恶心呕吐之感。

下午 3 点半,漂流结束,我们又坐车前往小北江乘船,一边吃着难吃的团餐,一边欣赏沿途的风景。

岸边依山而建的几幢散乱堆砌的房子,披着金黄色的阳光;我随手拍下一段视频发了朋友圈,并配上文案:“船到威尼斯”。

船越往江中驶,视野越开阔。猛烈的太阳高挂于天空之中,晒得我阵阵发晕。江面反射着粼粼的波光,刺得我眼睛发疼,正如去年冬天波罗的海面上覆盖着的皑皑白雪,也反射着同样刺眼的光芒;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实。

小北江

“不真实”是她后来常常跟我提起的对俄罗斯之行的印象;我也有同样的感觉。当飞机在圣彼得堡普尔科沃机场降落之后,我带着还未消退的耳鸣迈出舱门的那一刻,凛冽刺骨的冷空气让久居南方的我突然意识到:我确实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之后的几天里,我们穿梭于圣彼得堡和莫斯科两座城市之间,游荡在各种巴洛克风格和俄罗斯风格的大大小小我们都叫不上名字的教堂和博物馆之中,领略了俄罗斯人冷漠的面孔,靠方便面和伏特加熬过了许多个饥饿寒冷的夜晚。

为什么要在没有钱又面对着一堆烦心事的时候跨越半个地球来到这个“不真实”的地方呢?

看着她迈着笨拙搞笑的步伐走在彼得霍夫宫前被白雪覆盖的波罗的海上时,那一刻,我也希望时间可以停留;我可以忘掉之前的不开心,也可以躲掉之后的一地鸡毛;爱不会消散。

秋宝宝

晚上 11 点,终于回到了深圳,似乎身心都未得到愉悦。晾起带回来的湿衣服,铲掉堆了一天的猫屎,再睡几个小时又得起来干活了。